找自己

放緩的步伐作祟,慵懶得動也不動,而如斯的享受,是大一開始後就不曾擁有。直到現在,離家好多載後的此刻,我才真正體會慢慢領悟,其實可以放空自己漫無目的與邊際,望着窗外那污漬斑斑的牆,是值得珍惜與感恩的施捨。這些年在外求學,身上的菱菱角角和脾氣早就被打磨得平滑,因爲你終究會明白,家以外的地方,沒有人會遷就你的倔強,更沒有人會無怨無悔地幫你一點一滴擦去你所畫下的錯誤。而這樣的磨練裏打磨掉的除了那一些年少輕狂,還有一點一點的自己。這久違放緩的生活步伐裏,我終於換回了一絲絲寧靜,一絲絲思考的寧靜,來找自己。

很多年前離開時,這裏依舊是個小鎮鄉村,筆直的道路上往來的汽車不少卻也不多,至少噪音低得足以讓你安靜的睡上一次午覺或是在小說的世界裏來來回回好好的走一回。而時光總會境遷,小鎮鄉村終抵不過時光洪流與發展的腳步。還記得這裏,中學時期的這裏,只要引頸長盼的公共巴士準時到來、只要補習班不遲到、只要巴士車廂能不太擁擠,就是這裏能給我的五星服務了。還記得這裏,開始離家北上時的這裏,南北大道出入口是半小時開外的距離,是必須途徑片片園丘蜿蜒小路的遙遠。此刻,我才發現我心裏的這片烏托邦,這一座小鎮鄉村,竟然也開始長大。我才明白這些年這裏早已不同,步伐早已不慢,小鎮也蓄勁待發等待起飛。原來,歲月與時間的洪流裏哪怕你拼死抵抗,也無法躲過那一點一點遺失的自己。

機遇,我又短暫的回到這一座沒有靈魂的城市,你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靈魂的悲傷城市。等,一場漫無邊際的等待是我在這裏學會然後領悟的技能。後來,遊子式的徒遷把我帶到另外一座城市後我才深刻體會,等待是這一座城留給我,冷冰冰卻又不可或缺的技能。消磨耐心的等待早已經是我這科系裏生存下來的必備條件,我們等上課、等教授、等病人,然後拖着疲憊身軀等下課,隔天再推倒重演,陷入一個沒有止境的死循環。其實是該抱歉,還是感激?我只能苦笑。

昇華,似不想浪費這技能,盡力將等待發揮得淋漓盡致,把自己往這一個沒有終點的等待深淵裏推。這一場似夢非夢的旅途有好幾次,我都在潛意識裏弄丟了你,直到驚醒清醒才能走出這牛角尖般的情景。這齣戲的場景似卡了帶般,總在手機、電腦、語音、簡訊和圖像裏倒帶,我只看見我自己和冷冰冰的自己,看不見你。其實句點在哪裏誰人能懂,我不能問也不敢問,生怕走着走着的我和你不小心就畫上了休止符。演了無數次的結局裏,我時而看見的是你在身邊的美好、時而看見的是空蕩蕩的孤港。

在被慢慢磨滅的耐性裏找平衡,找你。

也找自己。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17.10.15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Leave a Reply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按Recommend,当做对我的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