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12

滂沱

4 Comments »

20121209_154107

  曾经,雨后的那一个城市,有着淡淡的泥土味。那是久逢甘露的味道,是一股形容不了,却刻在心里的味道,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场大雨,是小孩眼里的游乐场,就算满身泥泞,被妈妈责备,也要实现的愿望。原来这场大雨,是故乡的味道。

  曾经,午后的那间咖啡厅,有着浓浓的咖啡香。那是咖啡和烤面包的味道,是没有科技帮助,却印在脑力的味道,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下午,喝着爸爸倒在小盘子上的咖啡,不热不冷,却有无比的满足感。原来那个午后,是父亲的味道。

  曾经,晚饭后的那个客厅,有着酸酸的芒果香。那是一颗颗还未熟透的芒果,是一股酸中带涩,却让人期盼的味道,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傍晚,电视还是个大大的黑箱子,手里却捧着妈妈为我们切片的芒果,片片留香。原来那些傍晚,是幸福的味道。

  曾经,下课后的那扇窗户,有着你迷人的侧脸。那是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是那种害怕挫折,却想把你捧在手心的感觉,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些日子,你还穿着白衣蓝裙,我还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偷偷望着你的背影。原来那些日子,是爱情的味道。

  现实,雨后的这一座城市,却没有任何味道。不管是大雨后、午后、傍晚还是每个日子,我都找不到那些熟悉的味道。或是,都找不回了。也许它们也和我一样,都在长大,都已学会独立,不再依赖谁与谁。是离家的代价、是成长的代价、是距离的代价。

  心干瘪,泪滂沱。

死角

No Comments »

20121207_141104

  爱情不外乎感觉和爱,而感觉和爱,与距离永远处于敌对。距离在增加的同时,感觉往往慢慢磨灭。许多异地恋人尝试跨越、尝试证明、尝试击破;有人成功了、有人失败了、也有人失败的成功着。恩,是的,失败地成功着,是因为一半依旧相爱,却有另一半为距离煎熬着。

  就好似只拥有一半的你,一半看得见,一半看不见。

  这是一个灰色的地带,他和她依旧甜蜜如初,像不曾分开过。这是在这样的灰色空间里,总有那么一两个灰色的他或她,继续煎熬、慢慢心碎。不需要开口,因为有些东西开口后就无法回头。会有那么一天,他们就突然领悟了,在这里,完美无缺的爱情,根本就不会存在。

  有一天,他还是她,会发现、会明白,为距离许下的承诺,不堪一击。

  所以,他和她学会保护自己,开始躲在墙角,寻找死角,宁愿看着那最漂亮的云朵,失去了走过转角继续探险的勇气。

你看得见这样的蓝天白云吗?
你看得见这样的翠绿草地吗?
你看得见,却不会是我看得见的。

相爱的人为何执着 离开前的言之凿凿
原来爱情想要跨国 依旧需要机票护照
害怕下个脚步踩错 错过浮板滞留荒岛

荒岛,乱跑,潜逃,寻找。

找回勇气,吹响号角,狂奔至下一个街角。

  也许他就能赶上她,她就能等到她。

绊·盼·叹

2 Comments »

20121030_153715

  他和她邂逅在某年、交往、牵手、热恋。曾经,我和我们都以为,这一对男才女貌的他们,会一起步入教堂,如此幸福,如此甜蜜。和她偶遇在街角,身边不再有他,有点错愕,他和她原来已经分开。

  和她在咖啡厅的那个午后,听这个她,细数当年。她是如此冷静,甚至让我错误的觉得,她,冷酷了。我想,她伤得彻底,试着保护自己吧。那一年的那个女孩,舔着伤口长大了。

  她说,她和他在一起六年,曾经她也对自己许诺,这辈子就托付给这个男人了。热恋时的甜蜜,他们也曾开心地过。后来的那两年,他们开始为爱情保温而努力,是苦涩,也夹杂这感动。直到最后那一年,男人开始偷懒,他认为她为他做的所有都是理所当然,是责任。

  他变得健忘,大大小小的日子,不再记得;她说,他已经不再像当初追求她时那么殷勤,身边围绕的异性开始让他有一点点心动了。就在大家开始为学业,为事业努力时,忙碌和距离,终究还是冲垮了当初那一对金童玉女,如此残酷。

  她说,她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不会再像当初那么用力的去爱一个人了。她把青春统统花在编写这一篇童话故事,却收不到童话故事般的完美结局,而是换来一颗已经失去温度,无法回温的心。她决定离他而去,爱,没能得以继续。

  爱情终究是感觉和责任的加法。少了感觉的爱情,剩下的只是责任,那其实已不再是爱情了。当一切变得安稳,我们开始遗忘了珍惜。我们以为,这样的一个人,永远会无条件的为你付出,其实在这样不知不觉中,感觉开始一滴滴干枯,直到最后,回头,不再可能。

  绊、盼、叹。

  爱情被绊倒了,才发现觉醒太迟。

  期盼为爱情回温,才发现补救太迟。

  剩下的只是那回忆,和夹杂其中的叹息。

  爱情似一杯茶,太热了烫嘴,冷了就不再可口;哪怕你试着回温,那最美好的味道,也就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