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自己

No Comments »

放緩的步伐作祟,慵懶得動也不動,而如斯的享受,是大一開始後就不曾擁有。直到現在,離家好多載後的此刻,我才真正體會慢慢領悟,其實可以放空自己漫無目的與邊際,望着窗外那污漬斑斑的牆,是值得珍惜與感恩的施捨。這些年在外求學,身上的菱菱角角和脾氣早就被打磨得平滑,因爲你終究會明白,家以外的地方,沒有人會遷就你的倔強,更沒有人會無怨無悔地幫你一點一滴擦去你所畫下的錯誤。而這樣的磨練裏打磨掉的除了那一些年少輕狂,還有一點一點的自己。這久違放緩的生活步伐裏,我終於換回了一絲絲寧靜,一絲絲思考的寧靜,來找自己。

很多年前離開時,這裏依舊是個小鎮鄉村,筆直的道路上往來的汽車不少卻也不多,至少噪音低得足以讓你安靜的睡上一次午覺或是在小說的世界裏來來回回好好的走一回。而時光總會境遷,小鎮鄉村終抵不過時光洪流與發展的腳步。還記得這裏,中學時期的這裏,只要引頸長盼的公共巴士準時到來、只要補習班不遲到、只要巴士車廂能不太擁擠,就是這裏能給我的五星服務了。還記得這裏,開始離家北上時的這裏,南北大道出入口是半小時開外的距離,是必須途徑片片園丘蜿蜒小路的遙遠。此刻,我才發現我心裏的這片烏托邦,這一座小鎮鄉村,竟然也開始長大。我才明白這些年這裏早已不同,步伐早已不慢,小鎮也蓄勁待發等待起飛。原來,歲月與時間的洪流裏哪怕你拼死抵抗,也無法躲過那一點一點遺失的自己。

機遇,我又短暫的回到這一座沒有靈魂的城市,你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靈魂的悲傷城市。等,一場漫無邊際的等待是我在這裏學會然後領悟的技能。後來,遊子式的徒遷把我帶到另外一座城市後我才深刻體會,等待是這一座城留給我,冷冰冰卻又不可或缺的技能。消磨耐心的等待早已經是我這科系裏生存下來的必備條件,我們等上課、等教授、等病人,然後拖着疲憊身軀等下課,隔天再推倒重演,陷入一個沒有止境的死循環。其實是該抱歉,還是感激?我只能苦笑。

昇華,似不想浪費這技能,盡力將等待發揮得淋漓盡致,把自己往這一個沒有終點的等待深淵裏推。這一場似夢非夢的旅途有好幾次,我都在潛意識裏弄丟了你,直到驚醒清醒才能走出這牛角尖般的情景。這齣戲的場景似卡了帶般,總在手機、電腦、語音、簡訊和圖像裏倒帶,我只看見我自己和冷冰冰的自己,看不見你。其實句點在哪裏誰人能懂,我不能問也不敢問,生怕走着走着的我和你不小心就畫上了休止符。演了無數次的結局裏,我時而看見的是你在身邊的美好、時而看見的是空蕩蕩的孤港。

在被慢慢磨滅的耐性裏找平衡,找你。

也找自己。

堤岸湖面

No Comments »


如年
依約定又走了一遍
從前的火花四濺
如今的堤岸湖面

改變
褪去的青澀的臉
是上了鏈的時間
嘀嗒嘀嗒不停往前
不累也不眠

缺陷
熟悉的你與你怎麼沒有出現
為什麼不見
等忙碌說抱歉

在心田
晴天雨天
滿員還是驟減
我都一樣想念

陣痛期

No Comments »


波折重重,是腦海裏不停閃爍的字眼,在看着你轉身的那一刻,你的長髮、你的背影,刺痛的彷彿等能聽見心碎的聲音。沒有脫口而出的傷悲,沒有機會,怕誰人都忍不住盤旋眼角的淚。短暫的諷刺,值得安慰的或許只是牛郎織女的羨慕,哪怕一年裏一個月的相聚也不會比一天來得優秀。

那一夜,歸途瀰漫着的氣味,除了離別的不捨,還有那該死的記憶,一幕幕無節制般的倒帶重映。電臺裏播放的所有歌曲都應景的來得如此感傷催淚,再多一點就越界,毫無慈悲的將我擊碎。我只好關掉收音機,打開車窗,聽引擎與風的呼嘯,嘗試掩蓋那差亂無章的情緒。

在這條我連坑坑洞洞都倒背如流的大道,其實掩埋好多好多我對你的記憶、想念甚至一些走不出牛角尖的埋怨。也許,一個人開着車的私人空間最適合崩潰,所以這一路上才遺留了零零散散的我們。很多年前,那掙扎在愛與不愛的漩渦時,波折重重同樣浮現腦海,那時的我曾對自己說過只要我在這條大道上走完一萬公里,我就把你忘了。

結果我沒有忘記,奇蹟般的愛情,開花了。

爾後,我們之間必須跨越的坎,再次浮現。不安與擔心在遠距離戀愛這位巨人的底下統統浮現,只能無助顫抖。是啊,波折重重。接受,然後我們選擇相信我們之間的信念,也只能選擇相信我們之間的信念。我們都會無助會思念會流淚,卻都選擇假裝沒事對自己殘忍。其實,殘忍到了極限,軟弱的出現動搖了信念,放棄的念頭就會浮現。

慶幸我沒有放棄,奇蹟般的愛情,跨過了三年的距離。

我相信我就快要,快要忘記分離的煎熬和傷悲,繼續等待下一個夏天。

其實我這裏,沒有夏天。

或許,在這大道上多走幾次,我就能安然捱過遠距離見面後的陣痛期。

後會有期。

倒影

No Comments »




窗外的倒影,
是昔日纏綿愛情的舊電影,
一幀幀分開放映 。

稀落冷清,
只留下撕心裂肺的場景,
和左邊騰空的冷冰。

如果街燈不再通明,
窗上沒了倒影,
就落了回憶電影,
心是應該放晴?

卻讓寂寞催淚似大雨傾。

一人份

No Comments »



流浪,是走一段沒有歸期的旅程。是嚮往的?是無可奈何的?也早已無從考績。那匆匆歲月,如年。彷彿打了個哈欠,不經意的就把這一段路走完,似煙火盛放般璀璨,似煙花盛放般短暫?而流浪的代價,是在路上的跌跌撞撞裏,落了什麼,得到什麼,剩下什麼?

流轉這五年,在城與鎮間不停穿梭,如過街老鼠般從不解開行囊,如斯彷徨,無處安定。是課業所需,我只能不停的轉, 從腳步輕盈直到步伐闌珊,跌跌撞撞步步艱辛。安定,早在流轉中抹去。夜,在雙目和天花板相交接時,腦海那一片空白裏卻找不着自己身在何處的無助,似汪洋裏漂浮的舢板,看似自由卻孤獨淚如柱。

一個人的流浪,是一人份晚餐不飽兩份太多的無奈。一個人的流浪, 是未吃完的份在離座一分鐘後被清潔工當廚餘收走的悲哀。一個人流浪,一個人,肩上壓力重幾層,淚几埕。

我在流浪,一步一步,只剩軀殼一副。

心異處。

回不去,從前。

No Comments »

 
年末过了,一月也悄然迈进了十天,我终于在就快窒息的恐惧与压力之中找到缝隙,好好地把周杰伦的《哎呦,不错哦!》细细的听完。我不是什么乐评人,我不会评价音乐的好坏,从来歌单上的每一首歌听的都是感觉,都是当下最真实的意境,如此简单真实。

其實,我會明白,不是《手寫的從前》和《天涯過客》不比《安靜》和《煙花易冷》精彩,只是那些十五六七,一羣人一起聽、背、唱周杰倫的日子,早已和青春的尾巴一同遠去,捉不住。我也只能默默承認,那首首周氏情歌所產生的共鳴,也隨着年齡上那漸漸增長的數字,慢慢褪去。

我捉不住的,又豈止是青春的尾巴而已,還有,你。

七年了,歌單上的歌曲換了一批一批,身邊走過一羣羣路人甲和乙,那些中學時期寫過的願望和憧憬也漸漸明朗實現。駕照早過了實習期開車的技能早就植入大腦神經,離家獨立的誓言在做了六年的遊子後早就模糊,我早就自由,卻越走越遠。近了,十七歲那年寫下的願望,實現的所剩無幾了。遠了,當初憧憬的美好早就被現實洗滌的所剩無幾,遠了你,那八小時的時差,我也只能妥協。原來,我所憧憬的獨立、長大和自由,是用失掉的一個星期和你見上七天的理所當然,換回來的。

認了,說過等你的那天起,我也認了。是啊,心裏最深處也有了個底,這段路能走多遠,還要多久,也只能聽天由命,也只能邊走邊看,邊看邊走,慢慢明瞭。畢竟,童話終究屬於童話,有多少人最終成爲了王子,誰知曉?畢竟,屬於我那個年代童話的雙J戀,在周杰倫宣佈婚訊後,終究沒有修成正果。現實世界裏,終究少了童話。有時候,不是不再愛了,只是生活裏,有太多再努力躲也躲不掉的坎,也只能認命低頭,遺憾錯過,僅此而已。

“這風鈴,跟心動很接近;這封信,還在懷念旅行;路過的愛情,都太年輕;你是我,想要再回去的風景。” 周杰倫, 《手寫的從前》

累了,撐開的縫隙快要塌了。斷斷續續的睡眠好似陷入流沙,不停掙扎,卻不停下陷,就快窒息。我也只能想你,想教室裏前座的你,藍色校裙的背影;我也只能想你,想補習班鄰座的你,長髮微飄的側臉;我也只能想你,只能靠想你,在腦海裏,拼湊你的身影。

遙遠的你,還好嗎?
大雪紛飛,會冷嗎?

你過得好嗎?胖了還是瘦了?長髮及腰了嗎?

我,
好想你。

賀冬

2 Comments »



已近年末,又在紛擾忙碌裏划過了一年,再回首,苦中帶甜,不好不壞。手機上的農曆開始細雪紛飛,意味着冬至就在眼眉。冬至與湯圓,是大年夜前另一個團圓的日子。一張圓圓的木桌,放滿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圓鐵盤,一家人圍在桌子旁搓出一顆顆紅綠藍的湯圓,是每一年都重複一遍的過程,是我擁有這一個節日的獨家記憶,直到離家以後。

後來的日子,湯圓是超級市場冷凍專櫃裏一包包速食冷凍產品,豆沙花生紅豆甚至千奇百怪的口味無一不缺,琳琅滿目。我不再需要圍坐炭火邊等班蘭葉甜湯底沸騰,不再需要看媽媽爲五彩繽紛的湯圓過冷河,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地把它們統統倒進沸騰的甜湯裏煮熟,好似一不小心碰撞,湯圓就失去那圓鼓鼓的造型和魅力。

現在想要吃湯圓,我只需要一鍋熱開水、一包速食湯圓、一隻碗、一個人......找不回熱鬧,遺失了歡笑,落了溫暖。從前的日子,我總會嫌棄,那一碗湯圓與甜湯底的單調,不是我嚮往的美味。原來,在我得到了想要的嚮往的,我卻開始想念那些我曾經擁有的美味。

後來我才明白,最好的,我一直都擁有,只是不曾緊握,沒有學懂珍惜。原來,那一碗最美味的湯圓並不是豆沙花生還是紅豆,是一碗有至親圍在身邊的湯圓、是一碗加了家香的湯圓。

又是下着毛毛細雨的窗外,又是同一段路,又是連綿無盡的車龍,又是冷颼颼的年末,卻怎麼都少了一碗熱騰騰的湯圓。

冬至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