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07

不苦不澀

No Comments »



大雨又開始劃過屋檐,準確的天氣預報對於赤道國家永遠都是奢望,猶記是晴,卻是颳風下雨。桌上的熱咖啡,在和冷空氣的搏鬥中,敗下陣來,早就由苦轉酸。這裏的雨天,總是出乎預料的降臨,時而匆匆,時而停。大雨獨有的旋律、冷咖啡變了質的酸澀、還有一份不斷循環的歌單,都蘊藏着自己的故事和過去。

這一些看似偶然的事和物裏, 都藏着一些只屬於我自己獨有的記憶點,或刻意無意,是膽小懦弱也不願去點開的往事云云。總不能如願,不能觸碰的臨界點,脆弱得不能自己。我依舊沒有想起,也不願意再去想起,那一個夜晚,大雨到底有沒有爲你唱起它獨有的旋律,然後陪你一起離去。也不必再想起,那幾首從歌單裏被刪除的曲,畢竟也沒有誰能再給你奏起。

如果回憶是一所銀行,我寧願我是個輸了錢的賭徒,不停的和回憶借貸,然後把它揮霍,輸個精光。

吮一口冷咖啡,贪婪漫漫长夜连绵,静静的静静的,讓壞情緒沉入心底。

卻忘了,其實借回來的,我都得還。

旅途愉快

4 Comments »


记得,在启航的那趟夜班车上,我抱着行囊,在就快冰点的空间里,我问过自己这样的一个问题:“其实我是谁?五年后的我是谁?是不是我想像中的谁?” 我背着梦,背着心中的那个小孩,对想象中未来的自己,满怀期待,充满憧憬。

我呆坐在书架前,望着散落满地的衣服,还有书架上一排排的书,却似落了魂,不知从何开始收拾。没撤,我只能呆坐。那帘子微张的窗外,附着豆大般的雨点,顺着陈年的污迹勾勒出来的轨道滑行,努力试着擦拭这早已污浊不堪的玻璃,都只是徒劳。我,在这所老旧失修的单位里,生活了五年,原来我住进来以后,都不曾留意这窗外的景和物,直到灰尘扎了根,开始在玻璃窗上述说它的所有故事。

是啊,这城市,五年了。我又开始翻箱倒柜,分类、收拾,然后缓缓装箱。我想,熟悉每一座陌生城市,是游子都必修的学分吧?过程,只是从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离开,徒迁到另一座陌生城市,挣扎、接受、习惯,然后继续再重复,也无非如此。五年,过去了。我并没有变成想象中的谁,也不是完全脱轨,只是没有脑海里的计划蓝图般顺利,毫无挫折。并不是一无所获,欢乐叠加泪水,其实得到了,还是失去过?在这一切的累积和磨练中,我也成长了,对吧?五年前的我,还认不认识现在的我?我,是谁?

我总在这里,遇见了许许多多熟悉的背影,却在转身与追赶中,失望。我想,在陌生城市里打量着路人甲,找寻着那已不再熟悉的背影,只是我对思念和情绪的一种寄托和慰藉。我不能忘记那个午后,隔着一片玻璃窗的我和你,是多么熟悉的背影。某刻钟,我甚至怀疑那是你,脑海里萌起了往外冲的念头,直到背影走远,我才惊醒,那永远不会是你。你和我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停驻过,却无法就留。你是在我寻找的“谁”身上教会了我离别和珍惜的过客。而我,是你的谁?

雨停了,天空不再混浊,窗外雨点慢慢散去,似故事的尽头,剧终。 我草草将书本装箱,转入被窝,点开手机里的音乐,结束我在这城市的最后一个夜晚。

又忍不住去想念 你習慣說的字眼
又忍不住再去 溫習一遍
過去所有照片 你笑得 多麼甜”

献给我生活里的所有来过、停着、还是早已离去的过客。晚安。

我是谁?你的谁?谁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