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Camera 360

心等待解压,躯干在缝隙中喘气,结果却像骨牌一并倒塌,直到体温破表。我想要歇一歇,却掉进了把身体累垮然后让自己睡着的恶循环。终于,身体实施抗议,我卧病在床。心说,我们应该去走一走,让心放个假,松懈然后找一次好眠。

 

结果,我却把那一些印满我们足迹的地方,再走一遍。我去过,那一家我们最爱的餐厅,同一个位置,同一扇窗,却失去某种味道。这一道菜早就不再那么美味,在无法与你分享之后、在少了你的欢笑之后、在邻座没有你之后。

 

我又跳入另一个恶循环,在压抑和思念间徘徊。我以为我早就习惯,或许我是早就习惯,而这一种习惯,在压力和无助背后,早就被击垮崩溃。我躲不过,也逃不出。原来,我在孤单无助时想你,却在想你时无助孤单。

 

窗外,这城市在夜深两点依旧充斥着霓虹灯的璀璨和绚丽,我却无法在这一片夜空中,找到一颗星星,哪怕只是微暗的星星。好似此刻,我是如此想你,身边却找不着你,哪怕你的影子。

 

早已远去的脚步,愣是如今才幡然醒悟;

仿佛,在你远去后的事与物,早就迷了路。

恍惚,似迷舟在大海漂浮。

等待是什么温度?

心,剩下几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4.11.13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4 Responses to “荒唐”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按Recommend,当做对我的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