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后的右边

IMG_20130503_184632_2390950

 

我习惯早起。尔后,习惯掰开那有点生锈的百叶窗,吸一口冷得刺鼻的空气,等鼻子来个喷嚏宣泄和抗议。这个早晨我依旧早起,才发现百叶窗上早已布满尘,我却走神。布满尘埃又何止是百叶窗,还有我脚下踩着的这一片土地。

 

君未知,这一个长夜,荧幕上的深蓝色,让多少泪雨倾盆。一篓篓的恐惧、期盼、希望夹着渴望,统统换成失望。那股熟悉的嗓音在电视上宣布胜利,却是如此沉重的冲击我的脑门。有过怀疑,被冲击的脑门,震荡了;我的人生观,被颠覆了。

 

小时候,教科书上的领袖,是英明的。小时候,教科文上的领袖是小心灵的榜样。小时候的世界,我甚至以为,只有那一抹深深的蓝色,能够保护我的祖国。那时,蓝色是天空的颜色,我是天际里最中间那口井里的一只蚂蚁,以为看到全世界,单纯、无知。我喜欢中间,在我心里那是平衡。黑和白需要平衡,灰色恰好,不好不坏。

 

哪天,蓝色变成腐败的颜色,我是树苗下右边的那颗土,渴望呵护改变的树苗,茁壮成长。我还是喜欢中间,却选择了右边。我的祖国,黑色在左边,白色在右边,灰色无法被妥协,也不能不好不坏。总有一天,蓝色会还给蓝天,犀鸟会翱翔天边。

 

窗外大雨滂沱,窗内人心干瘪。不是梦一场,哪怕是梦,我已必须清醒。窗上那一层灰,在雨水的洗涤后,已湿、已逝。空气寒得刺骨,却突然清新。坚信,疗伤后的祖国,总会盼来破茧的那天。

 

一切都将无恙。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6.5.13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4 Responses to “雨天后的右边”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按Recommend,当做对我的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