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 - 第几个夜晚?

9

  仅仅727个日子,发现自己的灵魂已走远;想起点点滴滴,失眠,心疼。

  认真想想,这727个日子,我有停下过脚步,安慰一下受伤的心,亦是感觉吗?让伤口自己沉淀,久了,化为砒霜,伤肺、伤肝,伤心,伤害每一分感觉。在这萧索的夜,我停了,我想,我必须听,听我自己的心,听我自己的感觉。

  细细想来,十八年间,有父有母有友,从不明白孤独为何物。人本一无所有,这是事实,这是天命,我却天真的以为,遇见你,我拥有全世界。到后来,我发现我不再尝试了解孤独,因为,我已看不透,何谓孤独。

  离乡,为理想。异地求学半载,远离父、母、家。我终于看懂、听懂、学懂,有一条通往独立的路,叫做孤独。原来孤独,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我开始学习异乡的文化,我开始淡忘乡音,我却忘不了,你的双眸。我担心,我模糊了双亲的模样。模糊了你的脸蛋。我却也担心,我模糊不了你的双眸,我淡忘不了你的脸蛋,走不出对你的依赖。

  夜半悲伤时,我总希望有这么一个你,能想起我陪我聊到破晓;寂寞想散心的时候,我总希望有这么一个你,能想起我陪我散步宵夜;开心愉快时,我总希望有这么一个你,能想起我陪我分享那一份喜悦。是有这么一个你陪我,我捉不着这个你,因为这个你,只活在我的世界,我的心里,不在现实的世界,不在你的心里。

  我的号码两年如故,手机365天无时无刻常亮,只奢望有个你在我寂寞时,来个短讯,来通电话,说说闲事。甚至,只说一声哈罗,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就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可惜,它从来不会因为闲事而响。

  可惜,从来就没有人能想起我。

  手机通讯册里的489个电话号码,竟没有一个能在我凌晨两点亦是三点,突然迷茫时,陪我瞎掰然后安眠。哪怕是我一直理解为亲兄弟的你,哪怕是我一直爱着的“你”。

  可怕,我竟也想不起谁。

  相识满天下,知我者,无一?

  何其,悲哀?

  我总说我开朗乐观,别人总以为我乐观开朗,其实我心里住着另一个我。他不会暴起杀人,但他却在,慢慢杀死我自己。

  我是个无比虚伪的人。我对父母虚伪,明明懒惰无比,却假装发奋图墙。我对后进虚伪,明明颓废无比,却假装光芒万丈。我对朋友虚伪,明明心里烦恼愤怒,却假装幸福愉快。我对你虚伪,明明执着爱着,却假装阔达放手。虚伪,如此虚伪。

  甚至此刻,我或许也虚伪的,为赋新词强说愁。

  虚伪,如此虚伪。

  写下这篇文章,不是诉苦,也没有想你,只是突然发现了虚伪的自己。

  好吧,我承认,我很虚伪。我真的想诉苦,我也真的,很想你。

  罢,就此停笔。

  也许断开网络,我就会安然入睡,直至明天下午。

  也许明天醒来,我会安然的躺在床上,或是不远处的草地上。

  爱你,过了,就是依赖。

  依赖,过了,就是伤害。

  思绪混乱,不得安眠。

  再见。

  也许再也不见。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2.1.11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Leave a Reply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按Recommend,当做对我的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