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二十五日的星星(章一)

DSC00881
  这是2009年的春天,一个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日子,注定泛起涟漪,我是这么理解的。24日,除夕夜的晚上,晴,月亮几乎已经看不见了,它休假,初一初二的休假。鞭炮声的提醒,烟花的璀璨,点缀着春节的气息。喜气洋洋的夜晚,注定不会平凡。平凡的定义也许在每个人心灵里,不会一样,但在一个刚满16,青春年华的少年里,平凡其实很简单。上学,补习,功课,运动,直到休闲活动,上网。日复一日的机械人生活,也许就是平凡的定义吧。

“40,新年了,有什么计划、难得不用闷在家里,有借口出去玩了”我的死党,在电话里唠叨。
“难得春节放假,还不趁新年活动来临前,来个呼呼大睡”,我承认,我的嗜好,除了上网,就是睡觉,我不介意你叫我宅男。
“你很没趣,我不想和你聊了,拜……”

  与其说我期待春节,倒不如说我喜欢它的气氛,习惯了宅男生活,但其实我不宅,我也喜欢热闹,但如果是不用出门就能买到的热闹,我会更开心。矛盾吧?这个人是不是失心疯,说自己不是宅男,但却不喜欢出门,还真是不一般的矛盾。新年的气氛很好,很热闹,尤其是乡下这种地方,绝对是承托出那横空出世时,世界上只有七个半人懂的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绝佳例子。不是吗?平常日子里的乡下,只有望穿秋水,思念孩子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节奏慢的可以的生活方式。也许你在幻想着耕田的牛和绿绿的稻田,那请你醒来,别再编织你的鸳鸯蝴蝶梦,这里的确是乡下,但没有你想像中的落后,证据?我在这里靠着窗,喝口咖啡,上着网。

  “5,4,3,2,1 ……”,“新年快乐!”电台主持人高声的倒数,把我从我的鸳鸯蝴蝶梦里吵醒。“刚过午夜零时零一分,今天是2009年1月25日,大年初一”,电台广播已经被四周的鞭炮和烟火声模糊了,我坐在门前的小凳子,看着一幕幕璀璨但却有点刺眼的烟火秀,感受一下这无比的热闹气氛。

“嘟嘟~嘟嘟”短讯又响了,没有惊喜,也不惊喜,因为新年祝福短讯已经快占有我那只有1G的记忆卡。对不起,我可怜的记忆卡。
“新年快乐!”这一次,我有点惊喜,四个字,我却找到那“久违”的惊喜,哈哈。
“明显是自己打的,比前面转发的多了一点点诚意,是谁呢?”心里想着。再往下看,哦,原来是“她”。

“她”,身高一米六吧,这是我的猜想,直到我写这篇文章时我也没有问过她。我只知道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吸引我的眼睛。我下意思的按下reply,随便回了句新年快乐,然后以为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十五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她,又回了我的信息。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有没有聊到天亮,但我想也聊了上百封的短讯吧。

  如果说这是缘分,时间,你能不能为我停留在这里呢?

  “她”,是我同班五年的同学,没错,只能说是同学,因为前三年我们的关系只停留在我知道你是谁,你也知道我是谁的地步。前三年我的记忆里没有她,我依稀只记得,她有个小学同学为她取的外号,是名字的谐音造成的。她有没有对这个外号反感,我不知道,她现在还记不记得这个外号,我也不知道,我却很清楚的记得这个外号。

  我记忆里第一次有她的存在,我想是中四的那一年吧。一场辩论比赛,把我们之间的距离缩小了。缩小?我想我定义错误了,应该是我们第一次有距离了,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就没和你有过任何的交流,的确是这样的。我们算是队友,一起奋战的队友,但我承认,绝对是最没有默契的队友。比赛结束,我们输了。

“没关系啦,当做累积经验。”我记得我是这样说的。

  你说什么我已经模糊得无法想起来了,但我还记得你和我说了一句话。“40,你好冷静哦!”我想,这是我们当同学的第四年以来,我第一次给你留下印象,我想,是的。我特别记得这句话,因为你是第一个这么称赞我的人,结果往后,不管是老师,朋友,还是奖学金面试官,都发现了我的这个优点,冷静,就算紧张。这是不是我唯一的优点?

  我的冷静,是不是被你发掘的呢?

  我想,我们算朋友了吧?普通得像路人甲的那一种朋友。中四那一整年,我们的话多了一点。都说什么?普通朋友说什么,我们的话题应该就是什么吧。是的,就这么普通。回忆的碎片告诉我,你的位子,应该是在我后面的后面。现在的我在想,当时的你,是否曾偷偷注视过我的背影,遗憾,我不是吸引别人眼球的男生。

  这两个月,也许是老天注定我们必须相遇。我们真的有太多太多相处的巧合。还记得吗?我们一起去参加华文常识比赛,你得奖了,我落选了。不过,我却丝毫没感到失望。这一天,我很开心。我和你,至少说了几个小时的话。我就好像,重新认识了一个其实已经认识五年的朋友。

  后来我才发觉,原来你也是个健谈的女生,为什么?因为我已经不知不觉的和她聊了两个月。我们的关系,升华了,由普通的朋友,变成了要好的朋友。我们无所不谈,几乎已经去到没有秘密的那种关系。

  我记得这一天,我想是社团压力吧,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崩溃了,虽然这个面前,是隔着两台手机,和两座电讯公司的接收站。我不是一个安慰人的高手,其实你可以说我是木头。不停不停的重复着同样的话,终于,你不再哭泣,终于,我安心了。当下,我有想立刻见到你的冲动,当我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感觉,我想,不是吧。那只是男性天生的保护欲,就这样简单。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1.3.10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4 Responses to “一月二十五日的星星(章一)”

  1. 有些人因为爱情而成长。

    连续几篇看下来,你都是为了她而写。
    这样痴缠的深情文章,看来你对她的思念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倾诉完的。=)
    爱情的路,你要自己走。
    我给不了什么意见,就此停笔。

    回复删除
  2. 曾经有过这样的经验。我的女朋友就是通过icq追来的。
    其实,很多事情,到最后最后,你也不清楚是不是你自己想要的。随缘吧

    回复删除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按Recommend,当做对我的鼓励吧^^